新華社發
  在我國,“租用”別人的子宮生自己的孩子,已悄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非法產業鏈。最低花40萬元,就可以繞開相關規定,從醫院、出生證明、選擇代孕母親、甚至在落地國生產拿綠卡等一切環節,都由“專門機構”負責搞定。
  在網絡上隨意輸入“代孕”“北京代孕”等關鍵詞,搜索引擎中立即蹦出十幾萬條搜索結果,其中多數為提供代孕服務的中介機構。打開這類機構的主頁,都可以看到“代孕常識”“收費標準”“代孕媽媽報名”“捐獻卵子報名”等相似的板塊內容。
  在一個叫做中美泰國際代孕機構的網站上,首頁標註著東北、四川、武漢等全國各地的業務聯繫電話。經過多次電話交談,這個自稱劉站長的人終於將記者接到朝陽區酒仙橋附近的一座公寓式酒店10層的公寓內,而這也正是中美泰國際代孕機構在此設立的接待處。
  代孕機構的工作人員介紹,做性別篩選的話,手術費用一共是18萬,加上一個代母的費用19萬,一共是37萬,醫院聯繫費5萬,一個初步篩查費是6萬,一共是51萬元。
  這名工作人員說,由於懷孕的頭3個月比較危險,整個孕程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存在代孕失敗的可能。如果經濟條件允許,最好就是選擇包生。“您就負責取精取卵,就什麼事情都不用管了,等著抱孩子,然後做完親子鑒定付完餘款就可以了。一共120萬元,要是真的不差那些錢的話,您就直接做包生。”
  在這位站長的口中,代孕生子已完全淪為一場商業交易。甚至對於代孕出現的一系列死亡風險,都可以通過金錢來規避責任。
  疑問1
  出租子宮的都是什麼人?
  這場交易中的關鍵性人物——代孕媽媽,承擔了巨大的身體風險,但未受到任何法律的保護。“出租”子宮的背後,這場交易該如何達成?
  記者提出去代孕者居住的地點實地看看,遭到拒絕。隨後,劉站長派人將4名代孕者叫到接待處“面試”。大約50分鐘後,4名代孕者從宿舍來到接待處。4人中,有的人已不是第一次從事代孕交易。河北籍女子張靜(化名)今年28歲,一年前,她已經通過中美泰完成了一次代孕交易——為一對夫婦在泰國生了一個孩子,“報酬19萬元”。如今,她休息一年後再回來繼續“工作”。
  來自湖北的小露(化名)今年21歲,一年前在老家生下來自己的孩子。她告訴記者,家裡想蓋房子,可是缺錢,所以孩子還沒滿周歲,她就來北京準備做代孕媽媽。
  記者閱讀協議內容發現,代孕者被“中美泰”安排在某個神秘之地,狀態幾近“軟禁”。協議規定:代孕方服務期間不得告訴任何人關於居住地的詳細地址,不得帶任何人進入居住地,不得與未經甲方同意的任何人見面。與此同時,“合同”中一些條款也透露出這樁交易的風險。例如:代孕方如難產造成絕育,需求者僅需補償5萬元;代孕方在孕期經過鑒定發現胎兒畸形或其他重大缺陷,代孕方必須流產。事實上,所謂“合同”並不具有法律效力。
  疑問2
  黑市交易為何難以監管?
  早在2001年,國家就明令禁止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術,但近年來,國內代孕手術並未得到有效遏制。有數據統計,中國每年通過代孕黑市誕生的嬰兒超過一萬個。但很顯然,這種無人監管的市場上充滿了各種陷阱。巨額利潤也將醫院和代孕中介、代孕者捆綁到同一個產業鏈中。而在缺少法律規定保護的背景下,任何契約都有可能成為一紙空文。而代孕機構一般都沒有在工商部門註冊,屬於非法經營,代孕合同亦不合法。
  中國疾病預防中心婦幼保健中心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部白晶博士表示,無論是代孕者還是非法的機構,之所以願意做這個事情,主要利潤高,違法成本低。現在在法律不健全的情況下,只能引用相關的法律法規,就是非法行醫,拐賣婦女兒童這樣的一些法律法規進行處理。據新華社
  (原標題:借腹生子最低也要40萬元(圖))
創作者介紹

黃金週

sf72sfak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